生了病的王杰希


病房门不知被谁轻轻推开,虚掩着没关好但没人在意。叶修正背着阳光一脸温柔地把王杰希原本属于左边的刘海拨弄到右边,老王也不计较,右手从被窝里抽出来,指指桌上的水杯,叶修赶忙起身端水,嘴上不忘念叨,“病人不能喝凉水,你少喝点儿。”最后抵着王杰希的背还不是由着他喝了大半杯也无可奈何。叶修整理整理被角,王杰希睁着眼一言不发完全不像正常的病人,闲来无事只好拿起老板娘提来的苹果,慢悠悠地削着。削皮削到一半,水果刀插进果肉里,剖开一小块来,用手指捻着递到王杰希的嘴边,“吃点儿?”老王也很配合,微微启唇叼住,牙齿一点点往嘴巴里送,嚼得很不情愿的样子在叶修看来却极其可爱,叶修唇角微翘。低头要剖第二块,刀身刚卡进去...

一支活力四射的国家队



“老王别睡了啊,起来集训。”

“卧槽!王杰希睡觉怎么这幅德行?”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想当年他能上半身倒垂着照样睡熟给你看?”

“现在呢?”

“我不想表演杂技,谢谢。”王杰希委婉拒绝。

训练不到十分钟。

“现在S市那的房价怎么样?”

“嗯?”

“嗯。”

“妈呀!队长你能听得懂他们的潜台词吗?”

“能的。”

“想买?”

“哦,最近买房的欲望比较强烈。”

“……”没钱的人没有话语权。

“少天快住手,周泽楷说的是‘王队你问的我?'。”嗯,解救了一盘白斩鸡。

“喻文州你还能别在训练室吃鸡?味儿贼熏人。”

“你要不要来一块?”

“……真这么好吃?”唐昊收起一脸倔强...

和一个无耻之徒相爱



王杰希接到叶修的电话十分意外,虽然不至于置气到不接,还是堪堪地由着它响了好一阵子,“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

叶修不恼不燥,“咋啦?打电话不是只要话费吗?还要脸?”

王杰希来了点脾气,你不要脸你先说,“找我什么事?”

“也没啥,这不哥刚把BOSS不小心收自家战队了不好意思嘛,所以特地打个电话给你。”

“不用了。”不用你那假惺惺的说辞,讲的跟讽刺有点区别的时候再来宽慰别人好吗。

“哎,别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哥操作荣耀第一,一时忘了是在帮你抢BOSS,所以才勉强被迫收着的啊。”叶修急急喊住他。

本想着向他炫耀一番刻意算在他出招之前抢到BOSS的兴奋,甚至华丽的词藻都堆砌起来了,却没能有...

三连冠后再谈友情(题与内容无关○| ̄|_)



联盟众人能凑一起全靠比赛支持,老冯以为,众粉丝和平友爱携手共创荣耀同人发展并做出如此惊人成绩实在是可歌可敬,于是乎,展开了一场散漫的不正规非正式友谊赛,至于意义嘛,你管的着吗?

饭桌上,各战队成员对时下热度话题#荣耀同人CP之你以为那真的只是友情#进行浅层交流,气氛那可谓相当融洽十分和谐,不露半点差池不出丝毫乱子。

喻心脏尤爱不动声色先提溜一只鸟出来做首攻对象,“王队觉得联盟谁和谁应该一对?”

王无所畏惧十分鄙视蓝雨此等不加掩饰的可耻行为,“喻队和黄少天,周队和…叶修吧。”

“那……王队自己呢?”喻式得体挖坑,倾角15°标准友好微笑,苏的全桌女玩家恨不得现在就嫁。

王杰希...

他根本攻不起来


黄少天和王杰希的梁子昨天又架高了几米。

联盟总群里昨日热热闹闹讨论王队请客吃饭的事儿弄的跟战场硝烟似的,微草队员群起而攻之也敌不过除微草以外的叶修战队,什么?你说车轮单怼?不存在的!你以为联盟第一心脏是用来看的?

“你们不来送礼凭什么让请吃饭?”

“你们不来北京凭什么让请吃饭?”

……

“我们不去送礼但送祝福,祝福也是情谊。”

“我们不去北京但要吃饭,转账也是请客。”

……

黄少天何等人物,昨日亲临联盟四大心脏集火微草孩儿们也不免泛滥怜爱之情,“喂喂喂,我说啊,你们老大不小的,怎么可劲欺负一帮小孩呢?那个叶修,你看看你哪有点联盟第一人的样子?还有那谁张新杰,你这个点了不是该...

听说最近王all党很嚣张?


无意纯娱
瑟瑟求文

王杰希训练结束后反常的回了趟家,走的还挺急。

微草队员们没怎么见过自家队长这样过,心下猜测定是遇到了非常严重的事。

可不嘛。

来自联盟第一人叶不羞的语音消息,“王大眼儿~我到北京了,今晚回不回来看着办啊~”阴阳怪气的渗人死了。

门锁吧嗒一声,王杰希视线转了一圈才发现妖娆侧卧在沙发上的人,“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还有两天的吗?”

“哦,是还有两天,这不有要紧事要处理吗。”

王杰希狐疑,联盟里怎么可能有他也不知道的要紧事?静观其变,能套一点是一点,“什么要紧事。”他问的平平淡淡,丝毫不露半点好奇。

“我不马上回来你是不是要给我找姐妹啊,王杰希。”

王不明所以杰...

“她是你女朋友了吗?”


“还不是。”


“还不是就是正在是咯,我的情报果然没问题,就是有个时间差。”


什么时间差,根本是无中生有好吗,我有说那是约会吗?为什么一个三十三岁的大男人还这么八卦?白敬亭努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对着大张伟柔和地笑了笑,并不打算对这个话题做进一步回答。不过现在时机很好,有个问题倒是可以试一试。


“你吃了吗?”


“什么?”突如其来的真是莫名其妙。


“你喜欢我吗?”


大张伟不为所动,咬着汉堡一脸愿闻其详的样子。


“你吃了吗?”白...

——

对不起,别拦我,我想开个车

——

张伟认识王一博时,他是个19岁刚成年没多久的少年,闷闷的,话少,但心地善良纯真,是个积极向上的男孩儿,很是招人喜欢,做节目时也总带着玩,刚开始没想那么多,之后却奇妙的玩的熟透了。

后来他领了奖,张伟觉得得去恭喜他一下,恰好途经王一博的住处,输入好的信息又被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了。

见时王一博头发中分,表演后的眼妆未卸,抿着嘴不说话的样子着实令人发冷,张伟熟知他心性,并未察觉到什么不同,笑着就靠了过去,“一博你行啊!得奖了吧,恭喜恭喜恭喜。”王一博别过脸,让张伟进屋,他今天本就高兴,现在看到眼前的人是兴上加兴,可没人看出他到底有多高兴。

“王一博...

男狐聊斋-----如愿



秀郎将扇子打开,轻抚扇面,悲伤扑面而来,思凡,思凡,我也敌不过这宿命?可笑,我贺云树岂会记得关于你刘子固的一点一滴,既然要忘,那便忘个干干净净吧。

来时空空,走也空空,这红尘,既然我参不透,那就不带走。

扇子?要什么扇子?不要也罢。

第二日,家奴收拾院子瞧见石桌上两把折扇,一壶酒水,那酒壶酒杯色泽润透,一见便知此物宝贵的紧,不敢随意丢卸。

“公子,院中的折扇给您送来了,那壶酒倒是没有了,奴婢瞧着…”刘子固疾步走上前来,瞪圆双眼,夹杂着看不透的情绪,吓得丫鬟话也忘了说。

“谁让你送来的?拿走!拿走!扔了!扔的远远的,别再让我看见!”刘子固害怕了,他害怕他刚下的决心,下一秒就被情感攻...

青涩时光


这是一篇校园文,本来想写完发的,还是没成,看了下文,近来大大们都在写校园哎!写的真好,我随便写写,各位想看便看吧。😂

课间学校的篮球场总会有一群男生在打球。

此刻白敬亭潇洒投篮的姿势因阳光的映衬显得耀眼无比,周围几个驻足的女学生满怀着憧憬的眼神盯着这个少年,直至脚掌落地,球进篮筐,然后又落地,才提着水走上前来,

“白敬亭,这是给你的水。”

白色的夏季校服,掀起上衣随意擦了擦汗,目光都没聚焦在些许羞怯的姑娘身上,几个大步走到坐在一旁看球的张伟身前,慢慢附下凑近,从张伟身侧提起一个水杯,

“不用了,我有带水。”

“这不一样!”

“不一样?你的水是农夫山泉的吗?比较甜?”白敬亭喝...

© 迷糊模糊稀里糊涂 | Powered by LOFTER